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晓梅的博克欢迎您

——生命之歌 QQ15872456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过去, 已被抛弃, 明天, 遥遥无期, 未来 ,已不在意, 今天, 紧握手里, 虽然 , 依旧无力, 但是, 必须努力, 人生 , 如歌如泣, 命运, 祸福相依, 生命, 如露初唏, 如何, 轻言放弃, 梦想, 无比瑰丽, 信念, 强大无敌, 坚持, 只争朝夕, 今生 , 依然美丽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圈外人看吴冠中  

2012-07-03 11:05:51|  分类: 转载诗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滴墨浪子《圈外人看吴冠中》

转自雅昌艺术网水中天日志

 

[转载]圈外人看吴冠中

[转载]圈外人看吴冠中

看到两位文学理论家写的追念吴冠中文章,贴出供大家参阅

 

远去的雷声

易中天

当今中国,不但鲜有参天大树,就连灌木和小草都快没了,多的是水泥和塑料———水泥的脑袋,塑料的眼睛。

吴冠中先生走了,他走得很寂寞。尽管媒体的反应相当强烈,悼念的文章也会铺天盖地。但社会的关注终归有限,公众的热情也终将消退。何况对于一个有思想的人来说,关注的多少并不是问题。不被理解,才是最大的寂寞。因此,冠中先生将默默远去,连同他的“雷声”。

我不想讨论究竟是“笔墨等于零”,还是“没有笔墨等于零”。也许都对。我也不想讨论中国美术是不是“比非洲还落后”。那根本就说不清。我只想问:先生言此,难道是为了“炒作”?难道他说出的不是“诤言”,而是“寂寞”?当然不是,不过鲁迅的精神在血管中奔腾;何况“怪异”的背后,还是深刻与尖锐。那么,泱泱大国,忧心忡忡如先生者,为什么寥寥无几?先生这些“雷人”的话,又为什么没有带来暴雨倾盆?

因为没有云。晴空霹雳,注定是“只打雷,不下雨”。

没有云,是因为没有水。没有水,是因为没有树。没有树,是因为种树的周期太长,远不如水泥和塑料来得快。所以,什么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,也就是说说而已,谁耐烦等那么久?还是“大干快上”的好。大学要扩招,学位要速成,职务要坐直升机,大家都要削尖脑袋挤进排行榜。主管部门就像养鸡场的老板,天天数鸡蛋。学生和论文则像流水线上的产品,被批量生产出来。结果,当今中国,不但鲜有参天大树,就连灌木和小草都快没了,多的是水泥和塑料──水泥的脑袋,塑料的眼睛。

这就注定不会有思想,也没有人会去关注思想。思想有什么用呢?能帮我们找工作吗?能帮我们还房贷吗?能帮我们拉到客户吗?能帮我们脱颖而出吗?不能。那又何必?所以,即便是讲先秦诸子,都恨不得你能扯到市场营销上去。总之,我们需要的,是生财之道、竞争策略、职场经验和政治权谋,顶多再加一点“心灵鸡汤”。思想?还是算了吧!

所以,这不是一个产生思想的时代,甚至不是一个思考问题的时代。何况就算有思想,又如何呢?塑料的眼睛也看不见,水泥的脑袋也想不通。

我无意批评大众,大众并没有什么错。首先,对于任何人,谋生都永远是第一位的。如今的就业和生存是那样的艰难,你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。第二,大众选择什么,关注什么,是他的公民权利和自由。你不能因为他不知道吴冠中,就说人家低俗。第三,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思想家。如果中国的成年人都变成了思想家,那才叫做灾难。当然,这绝不等于说,大众就不能有思想,不该有思想。只是说,他可以不思想,有权不思想。

但,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,可以“不都思考”,却总要“有人思考”。按照社会分工,这个任务,就交给了所谓“精英层”和“知识界”。如果这个阶层和界别的人,居然也是水泥的脑袋,塑料的眼睛,满腹的功利,一脸的麻木,我们这个民族,还有没有希望,有没有明天?这可真是不能不思考的问题。

斯人已逝,雷声已远。独立思考的人,将永远寂寞。问题是,我们还能听到那样振聋发聩的声音吗?

遂剥徐志摩《再别康桥》,以此悼念吴冠中先生———

寂寞地你走了,

正如来时之寂寞。

寂寞地离开这个漩涡,

不带走一丁点笔墨。

 

 

散文·散步·吴冠中 (节录)

阎纲

   
   
 我是编辑,兼写评论,读得不少,只知道小说厚重,散文抒情,里面都有诗。所以我常对同行们说:“为了评论,诗不可不读,散文不可不写。我自己暗里使劲,试图把评论和散文嫁接起来,把评论和政论嫁接起来,甚至和杂文、相声嫁接起来,造就一种精短的、散文化的评论文体。迄无成功,但终生不悔。
    吴冠中几番简短的交谈,对我这个一辈子学文学而对文学不甚了了的人刺激很大。
    吴冠中,享誉海内外,以形式美抽象美独步文坛,却作惊人语曰:“笔墨等于零!也就是说,笔墨是奴才,为我所用,笔墨离开了内涵成了零价值。吴老又坦陈己见说:我本想学文学,文学比绘画更伟大,但是想学文学没学成,便选了美术,成名之后,竟然惊叫一声:“我负丹青!转身又惊叫一声:“丹青负我
    醍醐灌顶!
    他的高见却得罪了美术界的一些专家,他们批吴老时,用词相当刻薄。
    九旬高龄的吴老,和我同住京南方庄古园,塔楼毗邻前后。老人喜欢方庄,说这里有人气,旁边就是体育公园。我多次在公园遇到他们老两口,有时在3元钱优惠老人的理发店和他擦肩而过。邻居们都知道这个很不起眼的小老头特别富有,却不知道这个小老头已上拍作品达1971(),总成交金额竟高达15.4亿元。日前,2009秋拍,《北国风光》拍了3024万元,《坦桑尼亚大瀑布》以3080万元成交,创全球吴冠中作品最高纪录!万贯家产,却穷得布衣素食,是个倔老头,一枚钱恨不得掰成两瓣花,价值几百、几千万的传世名画一捐就是百多幅!
    看,吴老又从公园的林间小道缓缓走来,肩并肩搀扶着她,平和而亲昵;不认识他的人都把他当退休多年的老职工。我遇上他,总能说上几句话,他也总和小孙孙搭讪几句。吴老的散文,情亦何深!凝重得化不开,一句话就是一颗拔不掉的钉子,像针灸对准穴位时的麻和痛。我有意不跟他多谈,只在短暂并肩同步的时候,用最简练的话语请教他最文学的问题。
    几次晤谈之后,我对吴老的文学观略有所悟,略举大端,就是借文字表现感情的内涵。吴老说:我自己一辈子笔墨丹青,却没有把画画好,步入老年之后,发现绘画造型毕竟是用眼睛看的,没有声音,情节出不来,感情也难表现出来。我至今捐赠了160多件作品,又亲手烧毁了二百多幅,我付出了心血,但我不满意,恐为后人所责骂,所以我说:“丹青负我,太狂妄了吧?但却是实情。我本不想学丹青,一心想学鲁迅,不该学丹青,该学鲁迅,这是我一生的心愿。固然,形象能够表现内涵,但文字表现得更生动,文学的力量甚于绘画。不要总是讨论艺术美不美、像不像,应该多想想艺术到底是干什么的。以文字抒难抒之情,是艺术的灵魂,整体从意象立意,局部从具象入手,是我的基本手法。诗,比绘画更深刻、更有蕴藉,诗,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。所以,越到晚年,越觉得绘画技术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内涵,是数千年千姿百态的坎坷生命,是令子孙后代肃然起敬的民族壮景。我敢狂妄地说:“100个齐白石抵不过一个鲁迅。少一个鲁迅中国的脊梁骨会软很多,少一个画家则不然。
    吴冠中说,我坚信,离世之后,我的散文读者要超过我绘画的赏者。
    一位愧怍我负丹青的画家,在文学面前却敢言丹青负我,散文啊,何等神圣!
    同吴老散步谈散文,应了诗人牛汉的一句话:写散文是诗在散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