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晓梅的博克欢迎您

——生命之歌 QQ15872456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过去, 已被抛弃, 明天, 遥遥无期, 未来 ,已不在意, 今天, 紧握手里, 虽然 , 依旧无力, 但是, 必须努力, 人生 , 如歌如泣, 命运, 祸福相依, 生命, 如露初唏, 如何, 轻言放弃, 梦想, 无比瑰丽, 信念, 强大无敌, 坚持, 只争朝夕, 今生 , 依然美丽!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  

2016-04-02 14:53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父亲 - 疏影 - 黄晓梅的博克欢迎您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父亲

父亲出生于1938年,属虎。父亲出生不久日本鬼子到应城,有一次逃日本鬼子把父亲藏在豌豆地里。那时父亲只有三个多月,因此父亲一直耿耿于怀。但此事是否真实不得而知,父亲说是听二祖母说的。

从小我对父亲是惧怕的,因为父亲对我们非常严厉,常常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。父亲对别人家的孩子总是笑嘻嘻的,可是转过脸来对我们就是一副非常严厉的脸孔。不过也有和气的时候,那就是过年,小时候非常讲究过年的禁忌的。一进入腊月,大人小孩说话都必须非常注意,是不能乱说话的。父亲在高兴的时候,只喊我们名字的一个字。在母亲过世后的那段日子,父亲曾说起对我们严厉的原因,说是别人家的孩子不怕宠坏,对我们严厉是宠坏了我们。正是那个时候,我才真正的了解父亲。

 

父亲是独子,是祖父母生养多个子女到中年唯一生存下来的儿子,唯一的姑妈也比父亲小十岁,所以父亲在亲戚邻里眼中是非常金贵的。家境也算宽裕,到了适学年龄送去私熟读书。
   
父亲是在宝贝的称呼中长大的,但父亲一直认为没有同龄孩子过得好。因为祖父母勤俭持家,一年到头都很忙碌。起早贪黑的劳作,只要天凉就开始摊豆皮卖,每天天不亮祖父上街卖豆皮。祖母切豆皮,晒豆皮,。下午磨浆,晚上摊豆皮。因为人手少,父亲很小不得不帮忙。因为祖父母的勤劳、仁厚。亲戚、邻里都得到过恩惠,所以对父亲特别看重,后来很多年父亲也得到过别人的照顾。


当时父亲在湾里是唯一的富户,田最多,被划为富裕中农,而别人都是贫农,因此父亲非常压抑。父亲出学堂门就在队里干记工记帐之类的活。运动来了扒下,运动过后继续干。这让父亲很自卑,也很自豪。读过书的人并不少,父亲如此身份却能干,长久的干下去。有几次别人要父亲做假帐,父亲坚决不干。恶人先告状,不问青红皂白的书记大骂两种人不能干事。父亲被激怒了,和书记拍了桌子,问是哪个要我干的?哪个再要我干……!书记这才知道冤枉了父亲。有一次队长要父亲做积肥的假工分,买头小猪喂,过年分肉。如履薄冰的父亲哪敢有那个胆量,被队长撕碎了工分本,父亲捡起碎片在煤油灯下拼着抄了一个晚上。队长却向上告了状,决定开群力大会批斗父亲。群力大会是由几个大队组成,是级别更高的大会。也许大队干部都是母亲娘家人,隔不太远。尽管有人看父亲不顺眼,似眼中钉。但毕竟是好人多,临会前有人找父亲谈话,弄清了事实真相。批斗会改为表扬会。虽然没有公布姓名,但都知道是批斗父亲的。湾里的长辈都称赞父亲,夸父亲聪明,如果一时糊涂,后果不堪设想了。父亲说你要我写多少都可以,只是在后面加零,要加多少可以加多少。他都不认识字,出了问题都是你的责任。还有你的身份,别人就怕找不到由头来整你呐!


有次父亲和另外一个人晚上看仓库,父亲夜里起来发现白天用过的板车其中一辆少了一只轮子,大队里一个干部就认定是父亲偷的,旁敲侧击,要父亲到哪里哪里去打捞,意思是让父亲拿出来。当时我出生不久,母亲因此哭了几天。后来父亲找到了被偷的轮子,锁进了仓库。偷轮子的人还去强行开门,砸锁。父亲和另外一个看仓库的人阻拦他,正争吵时,一位工作组的同志看到问明情况,才把偷轮子的人叫走了。偷轮子的人正是那位认定父亲偷的那位干部的亲戚。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。他是贫农,又有干部亲戚庇护,要是自己,那还得了。父亲说那时的工作组的同志都是干事的人,非常的好,非常和气。做事不到的地方都会帮忙,伸一把手,因此事情就很容易做圆满了。


后来父亲做了很多年的队长。我们老队是三个自然湾组成,常常是分了又合,合了又分。因为大队干部都在他们那边,干部家属也常常称病,需要照顾干轻松舒服的活或不出工。一旦分开,劳动力严重不足。我母亲和两位姨妈,还有小些的婶子们都是干活的好把式,能文能武,只想着能多挣点工分。搞双抢我们湾总是比他们队要早几天结束,所以大队干部们总是变着法子把三个小队合在一起。

有一年不知队里干部早已得到又要分开的消息还是怎的,秋收后把积肥都拉到那边去种了油菜,我们这边田没有肥料只好都种上小麦,年底又分开了。那年冬旱连着春旱,只见苗影,不见苗身。到了春末,老天爷终于下了几天的大雨。但下的太晚了,油菜已经无回天之力,都翻耕了。我们队里都种的是麦子,都主张翻耕,可以沤点肥料,但父亲力排众议要求收起来。父亲说虽然长势不好,但有苗就有收成,都翻耕了吃什么?!能收多少是多少,父亲把麦田打好的口子都给挖掉了。老天不负有心人,到了成熟的时候,麦子大丰收。麦子垛一湾堆上了头,从湾头铺到湾尾都是麦子,一天到晚梿枷拍的山响。家家户户把磨的面粉拿到“钱行”(指做烧饼的铺子)换烧饼去卖钱。这件事以前听老人们说过。这着实让老队的人眼红,到了年底又被合在一起了。父亲说只要分过来就有饭吃,合过去就难了。

    父亲谨小慎微,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。对工作对别人不敢有半点懈怠、马虎。毕恭毕敬、笑脸相迎。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父亲也从不求人,父亲常说:人不求人一般高,水不流一般平,饿死也不求人。但对别人有求必应,只要能做到就满足,怕打了别人的面子。给人的印象是老实巴蕉,没有脾气的人。心中的郁闷压抑着,只有在家里发泄。

    父亲在倾诉发泄的时候,常常怨怪祖父。父亲有几次出去的机会,祖父母就是不同意。我家的房子是古皮上顶的上引堂屋(古皮上顶:是三间的房子,进门两边是立柱和木板组成的列架。以前怕水灾,土墙浸泡后容易倒塌,木结构多少天的水浸泡都不怕),内有天井,当时在整个大队是数一数二的。后来和二祖母分家。父亲要把列架卖掉,买机砖回来做,那时已经有机砖了。但祖父怎么也舍不得卖掉唯一的产业,那是他一辈子的心血。父亲只得花钱又买了一架很差的列架,老地基也让给了二祖母家重新打新地基。二祖母家把原来的两陡外墙修整了下,只做了中间两陡墙和前后墙,卖掉列架的钱还有节余。我家的新房子做起来仍然在整个大队是数一数二的。可是后来由于长荆铁路的建成,水路改变,终年潮湿,加上震动,几年时间就成了危房。而当年引以为豪的列架拆下来早已不值分文了。

    父亲有过三次差点丧命的经历,一次在做高灌的时候,父亲刚刚离开就塌方了。在下高灌的时候,坡陡人多,板车上都有人压着,可是父亲拉的板车上的人突然下车了,父亲感觉到了马上举起车把手,稍稍慢点就可能卷入车轮下。还有次一全工地完工后来接父亲们过河的人竟然私自驾的别人的船,舱门没有关好,船到河中心时船舱里进水了,会水的都跳水逃生,父亲却是旱鸭子,不会游水。而旱鸭子的父亲曾路过一个村子附近的水塘,看到一个小孩子在水里挣扎,父亲毫不犹豫跳下去救起了那个小孩子。这件事以前也听母亲说过,回来全身衣服湿透了,说是下水塘救了个小男孩。

    父亲一遍遍诉说着过去种种事情,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,为何要遭受如此折磨?!说着哭着骂着,只要有人来马上一副笑脸。父亲极爱面子。在外面有说有笑,人散后进门就大哭一场。这样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常常摔倒,牵牛回来摔进水沟里,提水掉进水里。走路喘气厉害。父亲心中的痛苦愤懑压抑着,终于发泄到我身上,而父亲的身体明显好多了,很少喘气了。

    父亲有严重的颈椎病,并引起高血压、心脏病。因为喂牛贴补家用,右手大拇指被牛绳子绞断一节,做许多事不方便,里里外外都是靠母亲,现在全都落到父亲身上。父亲再也无力种田,生活没有了来源。父亲本来就有严重的抑郁症,极度消极、厌世。父亲已是万念俱灰,唯一放不下就是对我牵挂,死不能瞑目。父亲常说要不是因为我他会外出流浪,死在哪是哪。


所有人认为,如果没有我,父亲可以养老了。几个孩子一人给一点,相对来说可以过得很好。只有我知道,如果不是对我的牵挂,父亲的生命也就不远了。

20111229日民政局黄局长给我送来一台新电脑,看到我住的房子歪的厉害,都用大木头撑着,当即要求村干部给我找个地方暂住几个月,给我解决房子。村干部把我安排借住在办事处设置我们村的福利院。我以为我将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,可以自由的进出,方便的照顾父亲。

 20123月、8月父亲两次病危,20135月病危,11月再次病危后终于离我而去。在父亲去世前两天我回去和父亲见了一面,父亲已经不能说话,你抓着父亲的手,父亲可能时间长了难受,把手抽走了放在胸前。可是一会父亲又把手抻过来,让我再次抓住他的手。父亲怎么不爱自己女儿呢?只是他没有能力,更加的牵挂、担心啊!第三天晚上父亲走了,父亲是睁着眼睛走的,终是不能瞑目。

2005年冬季的一天,天很阴冷。父亲坐在外面,嘴里不时冒出一句压韵的句子。我在房间里借着一点微弱的光看书,父亲突然说要我把他说的写下来。

 

人生祸福谁安排 

青春时光真好过,人怕老年来压脚。

好比燕子会飞翔,飞来飞去自会强。

衔泥衔草把窝做,窝大窝小都是窝。

挡风挡雨又暖和,一对燕子暂住着。

孵出雏燕一大窝,心里别提多快活。

起早摸黑不停歇,飞进飞出忙生活。

燕儿羽毛渐丰满,围着老燕团团转。

生龙活虎敏又健,老燕心里比密甜。

面对苍穹不畏险,翅膀硬了都飞干。

留下残燕无人管,一对老燕来负担。

无情风雨多危难,翅折身残心多寒。

可怜老燕生劳疾,病中死去分了伴。 

丢下老燕独一个,形单影只受磨难。

翅折小燕难飞翔,还需老燕来照看。

年老体弱身儿单,怎能顾得小燕寒。

小燕事情老燕担,好似一只破渡船

风雨飘摇怎承担,划一天算两个半。

任何事情无力干,只想一口气来断。

老燕若把气来断,抛下残燕心难安。

愁肠百结心绪乱,无限凄凉问苍天。

这是按照父亲的口授记录、整理的。还有很多没有记下来。

 

父亲 - 疏影 - 黄晓梅的博克欢迎您
 

 

父亲 - 疏影 - 黄晓梅的博克欢迎您
 
 

承德印象【原创】 - 宏思宇 - 宏思宇

小红色边框 - 疏影 - huangxiaomei的博克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